新加坡的共产党是如何被斩草除根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9/20 03:09:15
内安局对内安法下被拘留的回教祈祷团分子的套问,让新加坡和东南亚反恐努力取得重大突破,这包括破获恐怖袭击新加坡的阴谋,和导致多名本区域回祈团危险人物落网,使本区域回祈团网络瘫痪
在说明惠德里路拘留所必须具备套问功能以收集情报的重要性时,内政部举了最近几年把落网的回祈团分子关押在这个拘留所而取得的效果
它说:“把他们拘留在惠德里路拘留所,这么一来,无论任何时候当我们获得最新情报时,我们能马上盘问他们,争取到行动优势”世
“就因为这样,数名被拘留者协助我们准确辨认其他本地和外国恐怖分子,也为我们提供刚被捕者的有用资料,这使调查过程进展顺利”
“对他们的套问所取得的资料,导致我们破获回祈团企图在新加坡展开大规模杀伤和破坏的行动阴谋”
内政部说,内安局对被拘留在惠德里路拘留所的回祈团分子所展开的调查和套问取得四个成果:使本区域回祈团网络瘫痪¡¢掌握回祈团和基地组织特工身份¡¢破获回祈团行动计划和协助其他国家的安全机构展开本身的反恐行动
新加坡从盘问被拘留者而取得的本区域回祈团网络情报,迅速同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澳大利亚分享,协助这些国家的安全机构破获国内回祈团组织,导致多名区域回祈团分子落网,使回祈团在本区域的网络瘫痪
首批被拘留者提供了宝贵情报,让当局掌握其他回祈团和极端回教分子身份,使新加坡自2001年底以来,逮捕超过50名回祈团分子和菲律宾南部激进组织摩洛回教解放阵线成员
内安局的调查和套问,也导致基地组织在东南亚的特工“萨米”(Sammy)和印尼回祈团炸弹专家“麦克”(Mike)身份暴露和落网内政部说,协助 “萨米”和“麦克”策划恐怖袭击新加坡的新加坡回祈团细胞组织成员只知道他们的“代号”,但他们所提供的资料让内安局迅速查到“萨米”和“麦克”的真实身份是贾巴拉和高兹,并同各国情报组织分享,结果导致贾巴拉数个月后在阿曼落网,高兹则在菲律宾行踪暴露(他最后被击毙)
也因为能在拘留所的套问中取得情报,内安局过去几年追查到10个潜逃国外的新加坡回祈团分子,并在外国伙伴协助下将他们引渡回国
内安局也从套问被拘留者时掌握新加坡回祈团头目马士沙拉末策划骑劫客机撞击樟宜机场的阴谋,及回祈团企图卷土重来的计划
这些情报让更多回祈团分子被捕,也打乱和挫败他们攻击樟宜机场¡¢航空雷达站¡¢地铁控制中心¡¢长堤输水管¡¢国防部及教育部大厦的计划
本区域国家也从惠德里路拘留所情报得益,不只取得破获国内极端回教组织的恐怖袭击阴谋和活动,也获得惠德里路拘留所被拘留者的合作,通过录像会议为回祈团分子的审讯供证
例如美国法庭在2002年在闭门形式下接受法兹(Faiz bin Abu Bakar Bafana)的录像供证,而将九一一恐怖事件干案者摩沙奥维定罪,判他终身监禁
法兹¡¢哈欣(Hashim Abas)和扎法(Ja‘afar Mistooki)在2003年印尼法庭审讯印尼回祈团头目阿布巴卡时,通过录像会议供出阿布巴卡涉及回祈团活动尽管印尼的回祈团分子不敢说出真相,但新加坡被拘留者的供证导致阿布巴卡被判决坐牢四年
一名曾到国外恐怖分子训练营受训的新加坡前拘留者,认出也在训练营里活动的一个外国恐怖分子在这名新加坡前拘留者志愿供证下,这个外国恐怖分子在他的国家被判坐牢
揭开拘留所神秘面纱
惠德里路拘留所是在新加坡独立隔年1966年设立,以囚禁在内部安全法下被拘留的人,包括马共分子或被政府认为与马共有联系的人,确保被列为非法组织的马共无法展开危害公共安全和制造局势动乱的武装行动,及为马共在马来亚森林里的武装反抗招兵买马
在英国殖民地和马来西亚统治时期,在新加坡被捕的内安法拘留者是被囚禁在诸如棋樟山的外岛和樟宜监狱
新加坡独立后最初几年,马共地下活动依然活跃,尤其是在中国的马共领袖配合中国文化革命运动,加强在新马武装斗争力度
地下马共分子以隐秘的细胞组织形式活动,听命于马来亚马共领导,而马共南马分区也派遣武工队潜入新加坡,以引爆炸弹或纵火破坏公共设施¡¢交通系统和政府建筑,并执行暗杀官员和军警人员的任务这些行动也造成无辜人命伤亡,引起人心惶惶,国家安全受威胁
政府强硬的内安行动逮捕不少马共嫌疑分子但地下细胞组织隐秘,不易渗透,除之不尽,而且不少人因为生活贫困,对共产主义充满憧憬,加入地下组织的人前仆后继
光是逮捕和囚禁无法战胜马共的政治手腕,事倍功半要使逮捕行动取得一网打尽¡¢疏而不漏的效果,就得套出有价值情报,而情报也只能来自对被拘留者的套问;而要根除人们对共产主义的迷信,不再危害公共秩序和国家安全,就得说服他们改变思想,也就是俗语的“洗脑”
政府于是利用英国殖民地警察在汤申路警察学院附近遗留下来的建筑物,设立拘留所,集中囚禁政治拘留者取名惠德里路拘留所,因为泛岛高速公路未建时,安莱益路是惠德里路支路
惠德里路拘留所由辜加警察把守,不过,为方便调查¡¢套问情报和改造,保安程序不能像监狱一样琐碎,以给改造者¡¢辅导者¡¢个案处理官员和家属更大的方便
话虽如此,作为拘留所,基本保安机制仍在拘留所由两道3米高篱笆围起来,篱笆上有铁刺,间缝也盖紧,“里外不相望”
随着马共放弃武装斗争而名存实亡,但新的安全威胁此起彼伏,这几年,本区域回教极端主义崛起,不只跟马共一样在本地成立细胞组织扩大影响力,也阴谋对新加坡的重要设施发动恐怖袭击,如果阴谋得逞,不只会造成大规模人命伤亡,也打击外资信心,影响经济发展
因此,惠德里路拘留所又有新的相似任务,对回祈团分子进修拘留¡¢改造¡¢套问情报,这使它的继续保留合理化
内政部从不公开拘留所任何资料,人们只知道安莱益路是出入口,四分之三的安莱益路被划入拘留所范围,公众不能取道这条路来往快乐山路和泛岛高速公路
拘留所一边隔着安莱益路同旧警察学院(现在称为警察汤申中心)毗邻,另一边则是快乐山坟场
它的南部隔着泛岛高速公路,同马康园(Malcolm Park)私人住宅区对望马康园附近有片丛林,马士沙拉末逃脱后不到两小时,大批警察特遣部队和军人曾在那里展开地毯式搜索,显示他是逃向那个方向
根据马士沙拉末逃脱后媒体报道,拘留所家属探访室在大门处,距离牢房大约百来公尺牢房连同一排建筑沿着王振毓路(Wong Chin Yoke Road)而建,就建在快乐山坡上
在2002年设立的内安局展览馆,也建在拘留所范围里这个展览馆不开放,仅供内安局训练用途¡
宗教辅导是改造重要途径
在惠德里路拘留所里,宗教辅导是改造极端宗教分子的重要途径内安局是在2004年4月开始对被拘留的回教祈祷团分子提供宗教辅导超过半数的被拘留回祈团分子经过改造后获得释放
内安局通过宗教辅导纠正被拘留的回祈团分子所信仰的恐怖主义,并向他们灌输正确的回教思想和教义,也协助他们远离恐怖主义活动
根据内政部,“大多数被拘留者欢迎同宗教辅导师会面,并指正他们对宗教意识的看法”
提供获各种支持的拘留环境
但内政部强调,在改造被拘留者的努力中,宗教辅导并非唯一方法,它需要其他方面的援助以取得成功,例如家属支持¡¢心理辅导¡¢继续教育和就业机会¡¢及“为被拘留者提供获得各种支持的拘留环境”
“惠德里路拘留所能在本身的设施里举办各种不同改造计划,因此为被拘留者提供能接受全面改造的环境”
这包括允许被拘留者在会见家属和接受宗教辅导时衣着free,无须穿上拘留所规定的制服,也获得履行宗教规定的支持回教徒获得祈祷时间通知,所方也为他们供应祈祷地毯¡¢可兰经¡¢祈祷方向标志此外,所方也协助回教徒遵守斋戒月规定
内政部说,被拘留者获释后继续接受宗教辅导,“以完成整个改造过程”
它说:“整体来看,宗教改造计划取得相当令人鼓舞的成绩,相当多的被拘留者同意回祈团的宗教意识是错误的”
内政部也举了一些例子说明宗教改造的效果它转述一个被拘留四年后获释的前回祈团分子的经历说,在他被拘留期间,家人生活艰苦,但他继续获得妻子和子女的强力支持他非常感谢宗教改造小组的宗教辅导“他把他的宗教辅导师当成父辈看待,因为宗教辅导师的指导让他受益不浅,让他觉得有欠于他”
另一名前拘留者在宗教辅导师的支持和指导后谴责圣战思想他在被拘留期间,获准阅读由家人带来的书刊,也报读进修课程,扩大知识,了解本身和不同的宗教信仰,也为自己的事业发展作出规划
内政部说,这名前拘留者提到在被拘留期间他和家人所获得的支持和指导时说:“我再也没有不回报社会的借口了”
防备外国特务颠覆活动
内安局不只调查和消除从思想意识¡¢极端宗教思想上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也防备外国特务颠覆新加坡和展开危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谍报活动
政府援引内安法拘留为外国情报机构收集情报的新加坡人,并发挥内安局拘留所擅长的套问技巧,让被拘留的新加坡人供出幕后主谋,也让新加坡的安全机构掌握真相,采取适当的外交行动
内政部在1997年逮捕一个新加坡人他涉嫌把机密资料交给居住在新加坡的外国情资特务他们被捕后,内安局盘问这个外国特务,掌握其他外国特务的身份,粉碎了他们的谍报活动
被逮捕的外国特务,过后被驱逐出境
樟宜明月弯监狱
曾是内政部拘留所
惠德里路拘留所并非独立后唯一内部安全法拘留者的拘留所,樟宜的明月弯监狱(Moon Cresent Centre)也曾经扮演这个角色
实际上,惠德里路拘留所在当时只是作为扣押所,看守短期拘留者,长期拘留者则安置在明月弯监狱
1968年开始建造的明月弯监狱属于中等保安程度监狱,它在1970年5月启用
根据内政部资料,1972到74年间,长期拘留者减少,但短期拘留者突增,使惠德里路拘留所不胜负担,内政部于是把一部分短期拘留者从惠德里路拘留所移到明月弯监狱
1975年,内政部把它援引刑事法(临时条款)(Criminal Law, Temporary Provisions)而不经审讯拘留的贩毒分子,也关进明月弯监狱
内政部说:“当时的看法是贩毒拘留犯越狱的危险性比内安法拘留犯高”
随着马共自1980年代初开始日落西山,在内安法下被拘留者越来越少,80年代只有数人因涉及极端宗教主义活动而被拘留,到了90年代,被拘留者更少,都是涉嫌为外国人收集情报而被捕
内政部从1981年起不再把内安法拘留者关押明月弯监狱明月弯监狱也在1998年改名樟宜改造训练中心,并在2005年拆除,以腾出土地建造樟宜监狱中心
严密盘问¡¡锲而不舍
让蔡忠龙供出814个马共分子
靠严密盘问技巧和锲而不舍套问,内部安全局让一个看似平凡的“赌徒”现形,并从这个实际上是马共外围组织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最危险的人物口中套出宝贵情报,结果让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逮捕了大批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分子,不只挫败恐怖攻击新加坡阴谋,也使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在新马两地的庞大地下网全军覆没
内政部举例说明内安法拘留所的设立对确保国家安全举足轻重,重提这起在1974年发生的“典型例子”联合早报¡.在2002年5月独家报道这段内安局档案和马共秘史
刑事侦查局在1974年6月18日的例常扫荡巴耶利_大成巷非法赌博行动中,从屋里搜出颠覆文件和武器,逮捕了包括蔡忠龙(Chai Choong Loong)的一伙人
由于涉及颠覆文件,刑事侦查局把蔡忠龙交给内安局调查结果内安局发现,他是马来亚民族解放阵线(Malayan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中央委员会委员,自1968年受马来西亚警方通缉
马来亚民族解放阵线是马共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最活跃和激进的外围组织,成立于1968年它在1970年代多次在新马两地攻击政府和公共设施,也袭击平民¡¢官员和军警人员
内政部资料显示,1973年到1980年,它在马来西亚干下30起暗杀事件,包括暗杀马来西亚警察总长阿都拉曼哈欣(Abdul Rahman Hashim)和吡叻州警察总长古传光(Koo Chong Kong),也企图暗杀新加坡警察总监陈德钦(Tan Teck Khim)而新加坡在1970年到1974年引起人心惶惶的“红旗炸弹”攻击,相信也是这伙人所为内政部说,这四年发生了35起纵火和引爆/放置炸弹事件
根据马来西亚警方档案,蔡忠龙当时已知的身份是马来亚劳工党(Labour Party of Malaya)在霹雳州金宝(Kampar)的领导人,积极鼓吹武装斗争路线他在1968年逃避马来西亚当局围捕后下落不明,马来西亚当局要求新加坡协助追查
蔡忠龙落网后,供出814个马共和马来亚民族解放阵线地下组织分子他的口供书厚808页,编成蔡忠龙供词¡.巨册,在内安局展馆里展出
他供出的情报让内安局在一个月内逮捕49人逮捕行动持续到1979年,总共有680名地下活动成员落网到了1981年,内安局已逮捕超过700名马共地下分子(半数是马来亚民族解放阵线成员),有效地使马共在新加坡的地下活动瘫痪,无法卷土重来
马共是在1974年指示马来亚民族解放阵线在南线(新加坡¡¢柔佛¡¢森美兰和马六甲)成立武装单位他们发给蔡忠龙三把短枪¡¢50发子弹¡¢两枚手榴弹和一个硝酸爆胶弹,以成立马来亚民族解放军第76和第78机动部队
不过,随着蔡忠龙和第78机动部队一名成员被捕,马共在新加坡成立机动部队的计划也受挫,这使新加坡的公众免受另一波暗杀和炸弹攻击
由于马共在1968年采取激进的武装攻击行动,动用手榴弹¡¢土制炸弹和枪杀手段,因此内政部一向来以“共产党恐怖分子”形容马共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