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局促中选华国锋接班:对后事忧心忡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9/22 14:44:15
卡帕kappa
屈指算来,华国锋是毛泽东第五次选定的接班人,而刘少奇则是毛泽东第一个选定的接班人。
在1945年中共七大上,刘少奇以毛泽东的接班人的身份出现。那时,根本用不着为刘少奇“造舆论”,用不着让“全国人民逐步认识”刘少奇。因为刘少奇早已是中共著名领袖。在中共七大之后不久,在1945年8月,毛泽东赴重庆和蒋介石谈判,便请刘少奇代理中共中央主席。从1945年直至“文革”爆发,近20年的时间,刘少奇一直是毛泽东的接班人。只是后来由于毛泽东认为刘少奇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发动“文革”打倒了他。
毛泽东第二回选择了林彪作为接班人。
在1969年的中共九大上,林彪以毛泽东的接班人出现时,也用不着“造舆论”,让“全国人民逐步认识”林彪。因为从“文革”以来,林彪就已经以毛泽东的“亲密战友”的姿态出现,而且林彪早已是著名将领、十大元帅之一。
1971年爆发的“林彪叛国事件”,很使毛泽东失望,他不得不第三次选择接班人。毛泽东曾一度打算以王洪文为接班人。王洪文的资历当然无法跟刘少奇、林彪相比,但是这位“造反司令”在“文革”中曾轰动全国,也不必“造舆论”,让“全国人民逐步认识”。
在王洪文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之后,毛泽东很快发现,王洪文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结成“四人帮”。于是,毛泽东重新启用邓小平,以邓小平为接班人。邓小平早已是中共著名领袖,根本不存在让“全国人民逐步认识”的问题,当然也就不存在“造舆论”的问题。
邓小平复出后,进行整顿,否定“文革”,这是毛泽东所无法接受的。毛泽东发动了“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第二次打倒了邓小平。毛泽东第四次选择接班人又告失败。
于是,毛泽东又面临第五次选择接班人。然而,这时的毛泽东已经步入风烛残年,他第五次指定接班人时已经十分匆促。
毛泽东1976年4月7日提议华国锋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明确华国锋的接班人地位,5个月后他就病逝了。
纵观毛泽东五次指定接班人的过程,可以看出:前两次很从容,是经过长期考虑、观察的;自从1971年“林彪事件”之后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这5年间毛泽东三易接班人,一次比一次仓促。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3月6日,马林科夫按照斯大林生前的安排接班,出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才半个月──1953年3月20日,马林科夫就辞去了苏共中央第一书记的职务。赫鲁晓夫成了苏共中央书记处的实际领导人。
毛泽东认为,由于马林科夫的资历太浅,所以在斯大林去世后就让赫鲁晓夫夺取了大权。
毛泽东从斯大林那里吸取教训。他发动“文革”的目的,便在于防止出现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他把自己指定的接班人刘少奇作为“中国的赫鲁晓夫”打倒了。然而,林彪的反叛,使毛泽东乱了方寸。在林彪之后,毛泽东频繁地更替接班人,实际上在步斯大林的后尘。
毛泽东在1976年4月7日指定华国锋为接班人时,提议华国锋担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
毛泽东在1956年中共八大时,只是提议刘少奇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并不加“第一”两字。在前面已经引述过毛泽东跟熊向晖的谈话,毛泽东如此说:“我们的副主席有五个,排头的是谁呀?刘少奇。我们不叫第一副主席,他实际上就是第一副主席,主持一线工作。”这是因为自从中共七大以来,刘少奇就已经是毛泽东的接班人。所以尽管中共八届一中全会选出的中共中央副主席有四位,但是刘少奇在四位之中的第一地位是不言而喻的,也就大可不必加上第一两字。
在中共九大,林彪成为唯一的副主席,也就不必加“第一”了。
在毛泽东提议华国锋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时,身为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还有王洪文和叶剑英。王洪文早于华国锋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的资历之深非华国锋所能相比。所以毛泽东必须给华国锋加上“第一”,才使华国锋的接班人身份变得十分明确。
1976年华国锋被毛泽东指定为接班人时55岁,而1949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毛泽东56岁。
毛泽东对于华国锋,确实“你办事,我放心”。毛泽东期望1976年的华国锋成为1949年的他,能够按照他的路线把他的未竟之业继续向前推进。
不过,毛泽东也深知,中国共产党是世界第一大党,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作为中国的领袖,必须具备极高的声望。华国锋虽然为人忠厚,但是作为领袖资历尚浅,不孚众望。
正因为这样,在毛泽东病重之际,在确定了华国锋为接班人之后,自知余日不多,在1976年4月曾作过这样的“最高指示”:“要造这个舆论,要宣传华国锋同志,要使全国人民逐步认识华国锋同志。”
毛泽东说这段话,正反映了他选择华国锋为接班人时,显得局促,以至要“全国人民逐步认识”这位接班人。毛泽东希图通过“宣传华国锋”以提高华国锋的声望。
1976年6月15日,病重的毛泽东召见华国锋、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以及王海容,说了一番类似“临终嘱咐”的话:
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毛泽东最后几句话说得那么悲凉,说到了“动荡”,说到了“血雨腥风”,说到了“天知道”,就因为毛泽东知道在他死后,华国锋未必压得住阵脚。毛泽东早就说过,他死后,江青会闹事。他也明白,华国锋未必斗得过江青。所以,他把华国锋和被他称之为“四人帮”的四个人一起召来,说了那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