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成功了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9/18 16:23:22
发布时间:2008-01-13 文章来源:投稿 文章作者:潘志新
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来,中国大陆的整体经济实力有了大幅度的提高,GDP的年增长速度没有低于过7%,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有所改变。不仅是中国大陆自己有成就感,而且外国人也这样评价,于是,一个以经济和科技为龙头的机器在市场经济的轨道上飞奔,有恃无恐。这种方向能导致最终的成功么?我认为不能。
首先我们要弄清这种增长的模式或指导思想是什么。市场经济的主要信念就是合作导致效率和发展的无止境。合作导致效率的增加,理由是商品生产者可以专心于自己的商品生产,在企业内部精打细算,统一安排,强化管理,效率就能提高。社会上的所有商品生产者都这样高效率地生产,社会的财富就会提高,成本下降,普通百姓在社会成本下降的过程中也能享受到文明成果,所以,有人说,现在的普通百姓的生活是过去的帝王将相也不可能享受到。这种经济发展的总的模式是通过企业的自主经营和自负盈亏,产生一个物质财富的等级,一部分精英享受到财富金字塔的顶级服务,他们欲望成为推动生产发展的动力和技术创新的源泉。然后随着新技术或产品的推广,社会整体生产效率的提高,让中产阶级享受,利润大众化,最后,当这一技术和产品几乎失去边际效益时,普通百姓才能得到大众化的消费。比如拿手机这一产品和技术来说,一开始称为“大哥大”,只有像香港那些组织的头头才能有机会用;后来是大部分中产阶级能用得上,现在是全社会普及,中国大陆的手机用户全世界第一。而现在的手机技术在不断设计新的功能,以满足精英们的需求。因此,市场经济是一个欲望享乐的等级阶梯,遵循边际效益递减原则。暗含的前提是这种欲望是无止境的,满足这种欲望的技术和发展也是无止境的。并且整个社会的利益通过商品链,越来越集中到社会的不到20%的精英手中,一旦某一技术普及的普通百姓,这种产品的利润也就不多了,所以普通百姓的收入通过商品不断地往精英的腰包中流。这就是合作导致双赢、社会财富增加、老百姓能享受到文明成果的过程,或者说是市场经济推动文明发展的模式。
我们现在先不说这种市场模式导致的社会财富不平等和分化越来越加剧所产生的社会问题,而首先来分析一下边际效益递减规律或者说人类的欲望和发展是不是无止境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这是理所当然,每个人都希望越来越好,但是我的技术是不是也无止境的?我们的资源环境的承受能力是不是无止境的?现在人们认识到这是不可能的,科学技术越发达,人类的自身能力越强,其脱离自然的约束能力也就越强,反之,自然本身约束人类的能力相对于人类发展来说就越来越弱,人和自然之间的张力就越来越大,发展的最终结果的自然系统容纳不下人类这个“高能粒子”,只能逃逸到自然系统之外,而到自然之外去生存是不可能的。所以,人类完全掌握自然,主宰自然,那时人类是“解放”的,可自然却灭亡了,人类的解放其实就是人类的毁灭。科技理性并不考虑技术发展的最终结果,他们只关注眼前的这个难题能不能解决,给人和市场带来多少利益和价值,不抬头看看未来产生的结果是什么,不知道自己走在一条通往死亡的路上。爱因斯坦说得好:“科学如果没有宗教,就像健跑如飞的瞎子;宗教没有科学,就两眼明亮四肢瘫痪的瘸子。”这里的宗教更应广泛理解为哲学。科学赋予人类的力量就像一个巫师赋予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无所不能的物质力量一样,他并不管这个少年用它去干什么事。这种物质力量可能给少年带来乐趣,但更多的是毁灭性的灾难和危险。目前的资源环境危机就是这种经济发展模式的危机的表现。
这种经济模式给中国大陆的带来的影响是什么?就目前来看,经济的总体实力增强了,但是,世界资本主义强国,尤其是美国已经认识到人类无止境发展的不可能性,为了维护它在世界资源和能源市场的有利地位,他们不断压制和阻挠其他国家的发展,以减轻资源环境上的竞争,所以,发达国家的压制不可能让发展中国大陆家能够顺利地发展经济,在资源环境问题上是世界范围内的“僧多粥少”,对于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大陆这样的大国,其他国家是容不得我们自由发展的。从根本上说,不是某一国家的打击和压制,而是人类科学技术和自然对人类自身发展的约束的表现。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大陆的选择的市场经济方向是眼前对长远错的方向,也跟在西方国家后来,迫不及待的迎接死亡的到来。用汤因比的话说:“西方技术已经制造出核武器,并且造成不可替代性资源的消耗、人类自然环境的污染以及人口爆炸……”“然而,西方和西方化国家走火入魔地在这条充满灾难、通往毁灭的道路上你追我赶,因此它们之中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有眼光和智力来解救它们自己和全人类。”( [英]汤因比:《历史研究》(修订插图本),[Ml,刘北成,郭小凌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393-394页。)合作导致双赢,而双赢的结果是双输,都输给了资源环境。眼前的蝇头小利不能算是改革的成功。
更主要的是中国大陆的改革指导思想是不对的。从上世纪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人就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救命稻草,紧握不放。这在当时的苦难深重的形势下是可以理解的,饥不择食、病急乱投医!但是,当我们现在已经摆脱困境、有充分的条件来进行反思时,马克思主义的弊病一下子就看出来了。马克思的出发点是善良的,为的是广大的无产者的解放,他本人也是清苦的,没有稳定的工作,一生就是为了无产者的解放。但是善良的愿望不能消解时代的缺陷,特别是科学技术导致的思想指导上的缺陷。在当时系统科学还没有出现,到二十世纪中期贝塔朗菲(LVBertalanffy)提出系统论时,还害怕像大数学家高斯那样,遭遇人们“低能儿的叫喊”的嘲笑,所以马克思主义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理解是错误,缺少科学理论指导的;只能是一个夺权、斗争和革命的理论,不是一个和平建设和稳定发展的理论。
马克思的错误就在他的指导思想(唯物史观)是一种线性的历史观,它已经不适合时代发展的需要。在唯物史观中,马克思把生产要素的元功能,即生产工具、劳动者、劳动对象和科学技术等的元功能当作生产力系统的构功能,即把要素都称之为生产力,得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结论。其实生产力作为生产力系统的构功能应该是由生产力系统的结构决定,即由生产关系决定,而且这种功能不能脱离结构而存在。依照结构功能的关系,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完全错误,不但颠倒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关系,而且认为它们不可分离,他《〈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总结说: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一起构成社会的生产方式,但是生产力发展到一定时候就与生产关系发生矛盾,生产关系由生产力发展的形式变成生产力发展的桎梏,需要经过革命调整之后再适合生产力的发展。其实,这种论述完全歪曲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关系,生产力根本不可能与生产关系脱离并与之构成矛盾,一旦脱离了生产关系,即生产力系统的构功能消失了,生产也就不存在了。因此根本推论不出他所谓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过程和规律。其《资本论》也不能证明他的结论以及关于资本主义社会的论断,完全是死守李嘉图的绝对价值观而又到处掩盖、不敢承认的过时理论,目的就是一个:无产阶级斗争夺权的需要。(详细的分析参见我的《追问生产力和唯物史观》、《线性历史观的终结》有关的文章)所以,我的结论是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线性历史观必须终结。
中国大陆的改革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就是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辨证关系原理为指导的。具体说就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计划和吃大锅饭挫丧了劳动者的劳动积极性。必须进行调整,采取新的市场经济体制,让企业和劳动者都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这样才能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后来邓小平将其发展到三个“有利于”标准,即有利于提高生产力水平、有利于提高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群众的的生活水平的改革都是可以允许的社会主义改革。三个“有利于”标准最根本的是生产力标准,其理论根据就是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的原理。所以,中国大陆的一切改革措施都是以此为指导的。而现在人们发现这个所谓的原理其实是马克思在十九世纪中期科学技术不发达的情况下的猜测,与人类的自然科学,特别是与系统科学原理相违背的伪理论。根据系统科学原理,生产力作为整个系统的构功能,其性质和发展是由生产力系统的机构决定,即由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关系的组合方式不同、性质不同,它所产生的作用(其构功能即生产力)也就不同,只有改革结构,才能有生产力的发展。具体的说就是改革经济生活的体制和政治生活的体制,才能有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如果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并且把生产工具、劳动对象和劳动者都称为生产力,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就是促进生产工具、科学技术和综合国力的发展,提高GDP的总量。其实它们都是生产力要素的元功能,元功能改进对构功能的增强当然是有好处,但是不是根本的,只是间接的作用,只有改革体制或者说结构,才能调动所有要素发挥其应有的作用。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已经成为中国大陆改革误导。2005年3月14日,温家宝总理在两会期间答记者的提问时说:“……第三,中国经济发展的问题,说到底是结构性的问题,经济增长方式问题和体制问题。而解决这些深层次的问题需要时间。”从结构功能的关系来看一目了然,结构不调整,功能不会有大的改变。
改革的实质是什么?官方的说法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事实上,改革前的“吃大锅饭”只是干部能吃到大锅饭老百姓吃不到,普通百姓死干活干还没饭吃。但是由于生产资料公有制,社员眼盯着干部干不干,干部不干老百姓也不干,结果是要没得吃大家都没得吃,所以导致共产党的统治不能维持下去,饿死很多人;改革开放,废除了生产资料公有制,生产资料变成私人老板的,老百姓不干就滚开,但是政府通过收税费由政府保证干部的饭碗,所以在税收问题上,政府从不手软,否则他们的饭碗就没了,同时私有化之后,有能力的办厂也富起来,而普通老百姓再也不可能眼盯着干部要求他们一起干,他们已经没有跟干部比较的基础,只有胆战心惊地跟在老板后面听指挥。所以,导致社会上很多人都想当干部、做公务员,出现有史以来没有过的千人考一个岗位的现象,比高考有过之而无不及,成千上万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我等也成为权力的牺牲品。低层干部不听话,通过高层绝对的权力来压制调控,不听话就“拎掉”,所以导致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这样共产党员和干部在政府这个利维坦的保护下享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果,老百姓只好老老实实的干活,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就是老百姓血汗的见证。所以中国大陆改革的实质是剥夺老百姓与干部相比较的基础、保证党员干部吃喝玩乐的过程。中国大陆政治体制纹丝不动、腐败越演越烈、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几亿农民外出打工的原因就在这里。现在正在通过修路办厂建筑等途径千方百计来剥夺农民的最后一点土地,让农民没有任何生活资料依靠,成为绝对的听话者。
中国大陆靠马克思主义救国,自然有一种感激之情,不敢数典忘祖抛弃它,把它捧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使其成为们的思想禁锢,形成谁捅破这个“皇帝的新装”,谁就是“笨蛋”、就遭殃的结果。但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已经成为改革前进的障碍,必须将其抛弃。否则就会成为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必然贻误中华民族的复兴,阻碍了中国大陆的改革的深化。使一个古老国家在这一棵树吊死。以这种错误的理论为指导,怎能使中国大陆的改革走上正道呢?中国大陆目前取得的成就,只是蝇头小利,指导思想不转变,不可能有大突破。
编辑员:china028
凡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转自“学说连线”http://www.xsl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