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发行巨额新股之谜 谜底其实就是个泡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9/26 09:27:24
Google发行巨额新股之谜 谜底其实就是个泡泡 出处:WSJ.com | 2005-8-24 19:27:23 | 阅读 2361 次
Google发行40亿美元新股的决定让那些拿著高薪、专门分析研究Google世界中一举一动并对其影响进行预测的分析师们在吃惊之余又感到一片茫然。
这是个参不透的谜,他们说。这家公司眼下手头已经有了将近30亿美元的现金,干吗还要融资?是想创建一个覆盖全球的无线网络还是想一头扎进网络电话领域一展身手?抑或要建造一架直通太空的电梯?还有,计划发行的新股数量也是让人摸不著头脑──为什么是14,159.265股?每个13岁以上上过学的人都知道这是数学中圆周率小数点后的前八位数字。
在听我说吗?
好,我们来做个小测验。假设我愿意出10万美元买你的本田思域(Honda Civic),你会作出怎样的反应?这里有三个选择:
A.不,谢了,我的银行帐户里已经搁不进更多的钱了。
B.或许吧,不过先让我看看我想不想另买一辆车。
C.给,这是钥匙。
如果你选择A或B,那你也就跟那些Google分析师们差不多了。
其实这其中并无神秘可言。当公司认为其股票价值被低估时,它们通常就会回购股票。Google的情况则完全相反。它的股票价值被高估了,你说它怎么办?
当然是卖。快快地卖。在市场醒过闷儿来之前赶紧卖。
我知道眼下有不少自作聪明的人认为即便在285美元的价位上买进Google股票仍是不错的买卖。我最爱看的报纸上周还援引特纳投资合伙公司(Turner Investment Partners Inc)施罗博格(Jason Schrotberger)的话说,“我们觉得Google股价到这个水平真是便宜极了。”
但值得赞许的是,拉里·佩奇(Larry Page)、谢泽·布兰(Sergey Brin)和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这三位Google当家并没有飘飘然忘乎所以。向来当泡沫把你抬举起来的时候你是意识不到泡沫的存在的,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但Google的三位当家看上去却已经意识到了。
我怎么知道这一点?当然肯定不是他们自己告诉我的,他们也没告诉其他人──这样的话,对于股东而言他们岂不是有渎职之过!我知道是因为我观其行而非听其言。
最近几个月来,Google的高层已经卖出了价值将近30亿美元的本公司股票。这些内部交易都是正大光明的,完全按照所谓的10b5-1计划进行。这项计划允许他们在一定时期内卖出预先规定的一定数量的股票。Google高管以这种方式使自己的财富多元化,怎么说也是明智之举,而若是因为感觉手中的股票有些泡沫的味道而果断出手,那就又高出一筹了。
他们同时也在不断变换其薪酬补偿结构,日益减少对股票期权方式的依赖,因为一旦股价下跌,股权期权就会变得一文不值。取而代之,他们开始使用所谓的Google股票单位(GSU)。所谓股票单位是Google对限制性股份的称呼,这种股份所拥有的权益需四年时间方能完全生效,但它具有保值的特性,即便股价下跌,它的价值也不会受到影响。Google二季度发行了6,100万份股票单位。
如果这还不足以证明Google已开始为泡沫的破灭──或者至少说减少泡沫破灭可能造成的影响──而未雨绸缪的话,那么发行新股之举该是再明白不过的证据了。Google明确表示说,关于所筹资金用途公司并无具体计划。“此番募股主要旨在扩充资本,”公司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上架登记说明中如是说。“关于实质性的收购计划,我们目前并未签署任何协议,也未作出过何承诺。”
英国著名登山队员乔治·马洛里(George Mallory)在被问及何以要挑战珠穆朗玛峰时曾留下一句名言:“因为它就在那儿”。与此相同,Google之所以要发股融资就因为钱在那儿等著它去拿。
若是在早些年,Google的当家们或许会借公司股价疯涨之机通过换股方式获得一家相对传统的公司的控制权──想想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的美国在线(America Online)和时代华纳(Time Warner)的例子。虽然世界上每一分钟都有傻子诞生,但能混进企业高层的毕竟寥寥。没有哪位精明的企业高管会再走杰拉德·莱文(Gerald Levin)的老路。所以,Google既然无法把股票卖给某一家公司,就只有向公众发售了。
所有这一切并不意味著Google不是一家出类拔萃的公司。Google的搜索引擎已经成为现代生活不可或缺的产品──我写这篇文章时就用Google搜索了五次。将搜索与广告联系一起,Google更如同挖掘到金矿一般。
但是这个金矿的产出还会继续像Google目前股价所暗示的那样能以每年35%的速度无限增长下去吗?对此我表示怀疑。更重要的是,Google管理层本身对此似乎也是心存疑虑。他们可都是聪明绝顶的家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