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引擎八年后的机会(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9/26 07:54:04
互联网周刊  2005-08-22 01:21   姜奇平
搜索引擎经过八年的漫长发展,今天才终于被人们认识。它的价值被认识到多少?我认为大约是10%。这10%的价值,已体现在Google、百度、阿里巴巴(加雅虎中国)加在一起的市值中。剩下的90%,将在未来八年中,被潜在的年轻未婚的国家首富们,陆陆续续认识和把握。
进步很小的搜索引擎
很久以前—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1997年5月4日,雅虎中国的“前身”雅虎中文搜索网站,敲开了中国网络门户。我在当天实时写成的《雅虎中文敲开中国网络门户》(又叫《web之门启示录》)中,分析搜索引擎的规律说:“国内也有许多网站,上面流动着大量信息。但由于缺乏信息资产的意识,网站办成了信息流水站,信息进来是资源,出去还是资源,没有变成财富。关键就是没有用信息资产的规律来办。同雅虎比较起来,差距表现为:只在信息产品层次上认识信息,而没有在信息资产层次上认识信息。”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段话指责的相当于互联网1.0时代的门户网站。(当时还没有三大门户,我也是在这篇文章中,才第一次敲定了“门户”这个译法)。而原指望成为相当于互联网2.0概念的雅虎(雅虎中文、雅虎中国),却被阿里巴巴并购了。
那时还没有Google,更没有后来被我们《互联网周刊》的Enet喂了第一口奶才长大的百度,所以这里所说的雅虎,只能视为八年前的搜索引擎的一个代名词。不过就是现在最好的Google和我们看着长大的百度,从我的未来学眼光看来,仍然不太配“搜索引擎”这个概念。黑格尔总是强调,概念是对一事物的完满内涵的体现。现在的“搜索引擎”是如此不完满,以致我要是现在把Google和百度当作“搜索引擎”,八年后还要象现在这样后悔一次。
八年以来,搜索引擎进步很小。在这八年中,我们当年的软盘已被U盘取代;当年的黑白DOS已被丰富多彩的XP窗口取代。可搜索引擎这不争气的东西,怎么说它呢?对Google,我只能说比较失望;对百度,要说失望;对雅虎,得说特别失望。作为搜索引擎的八年鼓吹者,我当然乐观其成;但作为一个最终消费者,我认为它远没有像八年前想像的那样,可以为我们提供理想的服务。
要说进步,这八年来最大的进步,是从第一代的雅虎这样的语形搜索引擎,发展为Google和百度这样的(准)语义搜索引擎。但搜索引擎本可以做得更好而没有做到的,第一是从应用发展为平台,第二是走向第三代语用搜索引擎。这两步没有做到,十六年以后才能实现的自然语言和机器推理,对他们就更遥远了。
所以我们恐怕要寄希望于下一代人了,只有他们才能具有改变世界的战略想像力。
第一位机会:从应用发展为平台
搜索引擎如果在未来八年中,不能从应用发展为平台,整个技术市场就会泡沫化。能否把握这一机会,不仅关系到这一领域企业的命运,而且关系到整个技术应用的命运。性格决定命运,电子邮件的路径锁定就是前车之鉴。电子邮件本来有望成为平台型技术,但由于领导者普遍的指导思想错误,仅仅发育成众多应用中的一种,泯然众人矣。技术人员有一种天生的自大,以为技术无所不能。但无论是搜索引擎还是电子邮件,都是技术与市场结合的结果。华尔街对于搜索引擎的资本寄托,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看好技术本身,而是因为看好技术与市场结合的前景。如果忽视后一半,资本市场就会用泡沫化来“报复”。泡沫化作为一个经济现象,是对技术人员自高自大的一种否定。
八年来,这一领域缺乏雄才大略的帅才。我是指象盖茨这样的具有产业规划能力的天才。我担忧地看到,Google和百度的领导者,多年来还是在王安的水平上思考问题。王安,包括乔布斯,作为风云一时的IT领导者,最致命的弱点,就是把系统技术当作应用技术看待,把开放的系统搞成了封闭的应用。这种商业失败的思想根源,就是对信息革命的本质认识有误。
搜索引擎与电子邮件,本来从技术本身来说,都既可以发展为平台技术,也可以发展为应用技术。所谓平台技术,就是在上面可以嫁接应用的技术。如果说应用技术是果实,平台技术就是果树;应用技术是门店,平台技术就好比王府井大街。王安和乔布斯的失败在于,他们把“王府井大街”对外封闭了,最后就成了没有产业链应用支持的孤家寡人。
我们反过来看盖茨的战略。Windows 上为什么要提供API?Windows不光是一种应用,同时也是一个服务平台,调用这个服务平台的各种服务(每一种服务就是一个函数),可以帮应用程序达到开启视窗、描绘图形、使用周边设备等目的。由于这些函数服务的对象是应用程式(Application), 所以便称之为 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简称 API 函数。Win32 API也就是Microsoft Windows 32位平台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就相当于在果树上提供开放嫁接的接口,相当于王府井上的招商制度设计。盖茨之所以能战胜王安和乔布斯,就是因为他采用了平台战略,结交天下应用,尽在其中,靠“打群架”战胜了单打独斗的对手。在搜索引擎上利用排名赚钱,实际就是一种将平台应用化的封闭策略。如果是作为平台经营,就应该从别人的应用中赚钱,而不是自己直接做应用,与上下家争利。如果搜索引擎企业认定只做应用,不做平台,那这一行整个就完蛋了,就会像邮件服务那样,作为应用被整合进未来的某个平台中,不可能达到华尔街目前期待的那种产业规模。而在目前市值趋势下,不进则退,最后还得以泡沫化了事。
对于今天年满12岁的少年儿童来说,他们需要大致知道他们的前辈在这方面有难以克服的局限,而他们在这方面还有机会。他们必须思考这样的问题,来打开自己的战略想像力:
首先,为什么搜索引擎不能像操作系统那样,开放接口标准,让别人在自己的平台上赚钱?比如,为什么365Agent这样优秀的搜索应用,目前无法开放地嫁接在百度之上?Google为什么不能海纳百川,将类似的搜索增值服务商,利用API容纳在自己的体系中,使自己专注于搜索平台本身,而不分心于具体应用,结果博而不专?为什么现在的产业链中,骨干的搜索引擎与细分市场的应用搜索服务,分别闭门开发与自己雷同的搜索技术,而不互通有无、分出层次,进行产业分工合作?
其次,为什么搜索以外的企业软件应用,没有类似API的平台接口,可以往搜索引擎平台上嫁接?例如,知识管理软件本质上是以搜索技术为基础的,但不能公用搜索,非私下搜索?为什么打开最先进的手机,上边只有百度为你搜出的五条信息,而不是百度介绍的一万个应用服务商,为你提供从找街头餐馆到厕所的细分市场服务?
第三,为什么电子邮件应用、存储技术应用、文档应用、XML应用、RosettaNet应用、IDC应用……,不能建立在统一的网络搜索“操作系统”上?为什么iPod、电冰箱、汽车……不能依托搜索引擎遥控器操作?
如果这样一圈想下来,就会发现百度现在还活着,实在是一种幸运。幸运在于他的竞争对手Google也是一只战略糊涂虫。从微观上说,技术在进步,商业在退步。从宏观上说,搜索引擎正在进入信息革命的资本时代,搜索引擎本身将不仅是信息革命的蒸汽机,而且是信息的工厂发动机。公共部门在这个问题上严重缺位。没有关于统一搜索技术的规划和标准,没有产业聚集的行业指导,没有围绕降低决策成本的企业制度的前沿设计。公共部门缺乏英国工业革命关于工厂制度的战略想像力,将造成搜索产业的前景不明。
我们可以把上面的机会、现状和问题,总结在一个理论性的结论中:实质上,应用是产品,平台是资本。将应用平台化的本质,是资本化运作、产业化经营。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我们,从1.0时代的产品应用,推进到2.0时代的资本运营。
工业化时期,对工业资源的控制,从重商阶段进入到资本阶段,商人主导被资本家主导取代。今天,这一切在信息资源上重演。一切不按资本逻辑,而只按产品逻辑进行思维的“商人”型企业家,必将被华尔街变成泡沫;如果他是CEO,他将发现资本的意志永远与他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