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伦丑陋的另一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8/10 23:35:35
蔡伦的另一面
蔡伦是造纸术的发明者,对我国和世界文化的发展贡献颇大,故受到了后世的崇敬。然而,前段时间偶翻史书,却看到了他的另一面。
东汉章帝建初七年,即公无83年,宫中窦皇后仍一直不能生育,而贵人宋敬隐于五年前生下一男,且被皇帝立为太子。窦皇后妒火中烧,必欲置宋贵人于死地而后快,于是在宫内外布满爪牙,张网以待,随时准备网住“猎物”。此时,宋敬隐生病,想吃鲜兔,写信请娘家寻找。窦皇后抓住了“把柄”,说这是用鲜兔作巫蛊,诅咒皇帝早死。昏愦的章帝相信了这段鬼话,下旨改换太子,又将宋贵人姐妹两人下狱,交由小黄门蔡伦审判。蔡一开始屁股就坐在了窦家一方,对他的前主子严刑拷打,可怜姐妹受尽屈辱,遍体鳞伤。此时两人生不如死,而求死又不能,最后买通看守,双双服毒自尽。杂文家柏杨先生于此写道:“这位蔡伦,就是历史上所称发明纸的蔡伦。呜呼,中国人宁可永不用纸,也不要有这种丧尽天良被阉割过的酷史。”愤激之言,溢于字里行间。
应该说,了解了蔡伦的“另一面”之后,才算比较真正、全面地知道了蔡伦。蔡伦的另一面无疑是极其丑恶的,而却鲜为人知,这正是传统的为尊者讳造成的。这种传统至今仍被有些人“发扬光大”,说某人好,一好百好;说某人丑,一丑到底。比如说禹作敏,他正红的时候,我从媒体上看到的有关他的文字,几乎都是清一色的赞歌。“出事”之后,看到的又差不多全是贬词。我以为这两种文字下的禹作敏都不是真正的禹作敏,把这两者加起来掺和一下,或许有可能反映出禹的“真面目”。
由一个人的“另一方面”又想到有些事的“另一面”。前段时间,我知道的一个县领导因家里办丧事而上缴财政“礼金”10多万元,一时赞者不少。且不说这位领导是否如数上缴,即使是如数上缴,但也应该想到问题的“另一面”。一般来说,一个县在职的县级领导不会少于20人,握有实权的局和乡镇的头头们就更多了。婚丧嫁娶,生老病死,他们谁也少不了。然而,从没有见谁上缴过“礼金”。想到这,不免心情沉重,喟叹腐败之暗流滚滚。前几年,南方某外国老板令打工者跪下,其中有一个没跪,一时舆论赞扬有加,有位诗人据此写下了长诗,《中国人,不跪的人》。但是,他们却回避了一个事实,就是在那位“不跪的人”的旁边,黑压压地跪下了200多人,他们也同样是中国人。正视了这事情的“另一面”之后,就应该在放歌“不跪”精神的同时,还应该痛感我们一些同胞“丑陋”的一面。
我们国家是一个盛产典型的国度,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典型,什么时候需要什么典型便会“涌现”什么典型。但也要看到问题的“另一面”,比如干部队伍,在我们欢呼、赞扬孔繁森的时候,切记还应看到出了王宝森,并且在有些地方,有些时候王宝森们还很猖獗。把握好“两点论”,从多个侧面看问题,才能够得出较为符合实际的结论。
说到底,笔者主张“是啥说啥”,不管对何人,不管是啥事。“蔡伦”好的就赞扬,丑的就指出,既不以好掩丑,也不以丑弃好,更不搞是啥偏不说啥,不是啥偏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