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前夕发生的一起“政治事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8/04 12:59:16

奥运前夕发生的一起“政治事件”
奥运前夕发生的一起“政治事件”
 
红树蟋
题记:笑一笑,十年少
 
目录
 
友情提示
 
1.对左右两派的印象
2.电话来的不是时候
3.误入虎穴
4.我没有裸聊
5.“试看天地翻覆”
6.遭遇“问题陷阱”
7.我要把美国弄垮了
8.与范美忠的一眼情缘
9.新的理论如雨后春笋一般
10.正如范伟谆谆教导我们的,防不胜防啊
11.差点与警察动真格的
12.我也要为奥运做贡献
13.积极向组织靠拢
 
附记:我和恩师一起在电话里哈哈大笑
附录:红评精华帖十例
 
友情提示:本帖是《旷世奇冤:我是怎样成为右派的》增改版,约多出文字1/3,如果您已经看过原版,是否看这个版本,请根据自己的时间、兴趣等决定。最后附有文中涉及的精华帖,或可留意,但愿没有您的。
 
 
7月21日,距北京奥运会还有18天。就在这全国上下即将迎来大喜的一天,刚到这个论坛才3天的我,就被打成右派。这起政治事件的来龙去脉很单纯,单纯得像少女一般。
 
1.对左右两派的印象
 
我文化水平不高,学历仅仅是个博士前,但我眼框子不低。左派也好,右派也好,我一直都瞧不上。在我记忆里,左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如“四人帮”,本来老百姓都快穷掉腚了,还说形势一片大好。右派是闭着眼睛瞎说话,如五七年一个夏天,不费劲就被我们一家伙逮住那么多。痛快!我逮这么多年蛐蛐从来没有这么利索过。当然我说的这些都是文革及其之前的事。现在这两派我没有见过,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不敢妄评。
 
网友诸君不一定都熟悉我,有的可能要问,你说你的学历是博士前,到底在博士前面什么地方啊?我可以这么说,虽然不是前无古人,如果从幼儿园到博士后,一个学历台阶算十公里,你开奔驰跑半天未必能跑得到。否则我没有胆量概括左右两派的特点。无知才能无畏。
 
2.电话来的不是时候
 
我被打成右派,纯属无知导致的偶然事件。
 
我进强国论坛本身就是小概率的偶然事件。那天,我正准备赴个约会,眉描了,唇画了,耳环带上了,项链挂上了,小包已经提起来了,门也吱地一声打开了,就听那电话响了。是我的恩师打来的,说人民网的强国论坛有几篇关于劳动价值论的帖子。只要他来电话,师母一定不在家,怕他扯远了,我连忙说我去看看,就放下了电话。这时,我本来完全可以提包走人,我本来早就对劳动价值论讨论不感兴趣了,但是我没有走,放下电话直奔电脑,神使鬼差一般。后来知心朋友帮我分析,这可能一是因为我这人不太会撒谎,二是当时想快些了断通话。
 
3.误入虎穴
 
过去我知道人民网有个强国论坛,但从来没有进去看过。心想,那不就是一些小孩在胡闹嘛。这回我上了,并注册入籍。当时我寻思,这注册大概就如同进一些机关大院,先在传达室填个表。如果不填,进去了指不定在什么地方被保安逮住,没个证明,不让走就麻烦了。我还得回来为老公做饭呢。我自认为是个比较讲职业操守的人。第二天,看了版主《新网友必看》的帖子才知道,这里分什么左右,我顿时傻了。作为补救,我想到了签名档。我看过几位网友的签名档,有点诗言志的味道。注册时不知什么是签名档,以为那相当于签字买单,看了几眼没有找到标价,怕签了给不起,就没有签。这时我想用签名档给自己画个像,表明我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写了几句,给版主发邮件请他帮我加上。我写的那几句是“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丑不俊,不老不少,不上不下,不好不坏,不触不跳,不左不右。”这基本上是我物质和精神及生活面貌的写照。不过至今版主也没有把它给加上,是没有收到,还是因为工作忙,一时顾不上,我也不清楚。没准是等着我送红包。
 
4.我没有裸聊
 
有人说,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如何如何,不到什么地方不知道自己如何如何。我这两天的体会是,不到论坛不知道自己知识太少。平时,我的朋友都说我能不够,我也以为我万事通。到了论坛才知道,什么不懂,动辄得咎。只几天时间,就眼界大开,见识大长。
 
比如,我发了一个帖子,有的批评,说我讲废话。我的一个朋友说,别听他的,上网发帖子,不就是找个地方说废话嘛。我说,人家说我你生什么气,这个我听着很顺耳。平时我的朋友都说我是废话篓子,我老公也经常说,你这个人除了废话没别的。也有网友称赞我的帖子深刻的,这个让我不好意思,在这之前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评价我。在看到这个帖子的一瞬间,我都产生了这样的念头:到了强国论坛才知道自己结婚结太早。我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老公不在,又用语言把我的想法表达了一次。还有誉我傻什么的,吓我一跳,注册用户信息的时候我就留了一手,没有填性别,当时是怕坏人打我的主意。这位网友是怎么知道要这样赞誉我的呢?前两年听人家说,有一对夫妻,不知在家中做什么事,忘了关电脑,结果通过摄像头来了个全程直播。有网友把这一出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拷进硬盘,传到网上,成为一时美谈。我的朋友看了这个帖子,冲我一脸坏笑,就崔永元那个笑法。我想他肯定以为我在网上不正经,就严肃地告诉他,我可没有裸聊。如果我撒谎,可以举报,我的手机号码择吉日在本论坛公布,请关心此事或本人的网友留意。我老公的电话号码,请到他单位的网站上查找,恕不另行公布。值得一提的是,老公的单位已经在这次机构改革中被撤了,其网站在两个多月前已经关闭,想知道他联系方式的网友,请抓紧到服务器的硬盘上看一看,或许还有蛛丝马迹。我还要把实话告诉各位网友,现在我每次换衣服之前,都是关了电脑进行的,你们就不要在电脑前傻等了。不会有什么收获的。
 
5.“试看天地翻覆”
 
论坛实在是精英荟萃之地,有一些网友那才华仅仅用横溢来形容是远远不够的,还得加上竖溢,总之,谁也挡不住,诗词曲赋,张口就来。那学养,那文采,经常让我无地自容,如果地板上有一条缝,我恨不能钻进去。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就是有十条缝,我也不能钻进去。我住五楼,钻到四楼说不清。我是恨自己没有学问。我的帖子让某个网友不高兴,人家立马就来个“不许放屁”的跟帖。这诗句我有印象,1976年元旦,在军营的广播中听到的。当时广播里反复播,我现在还能记得最后两句:“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但是我不会运用。总觉得自己没有上过什么学,张口诗词,闭口曲赋,让人家笑话,说我拽什么词啊。我老公是北大中文系毕业的,也没有某些网友那水平。有一天,我把我的这个看法跟他说了。他运了一下气,低声说:“试看天地翻覆。”唷,原来他是真人不露相,我还小瞧他了。从此,我只要说了他认为不对的话,他就说“试看天地翻覆。”我理解,他用这词的后一句代替前一句,就相当于把那句国骂改进为“他母亲的”。这就和谐一些了。真是用词造句改动一小步,精神文明前进一大步。大学生就是大学生。我心里有些酸酸的,怎么我就想不到呢?
 
6.遭遇“问题陷阱”
 
网友才气大,提出的问题就刁钻,一般人就会回答不了。有个网友就问我,“1+1=?”。我差点上了他的当。当时我一看,心想这问题还不简单,我在小学一年级就算过无数次,尽管老师说一次也没有算对,至少已经混熟了。再者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这个当年流着鼻涕的小黄毛鸭头,早已出落成婷婷玉立的半老徐娘了,还能被这种一般课题给难住?我已经握起拳头准备计算,突然打了个激灵,我意识其中有诈。我不能急着回帖,我要想一想。我从孙子兵法中寻找灵感,我回顾林彪指挥辽沈战役的一些经典战例,什么一点两面、三三制、三猛、三种情况三种打法、四快一慢、四组一队我都想到了。最后我决定不正面出击,我说这个问题不好说,要看是我回答还是陈景润先生回答。就这几句话,把球踢回去了。“1+1=?”这可是让数学家出了大洋相的滑铁卢。陈景润是一位大数学家,就是在这个问题上摔跟头的。粉碎“四人帮”不久,有一篇报道,徐迟写的,披露了这件事,我没有看,听说他浪费了几麻袋纸进行演算,结果错得一塌糊涂,具体数字我记不住了,反正不靠谱,令全国一片哗然。从此什么专家学者,我一概不信。
 
我的一位搞电脑的朋友,知道我数学不好,从上学到毕业,从来没有及格过。她知道这事逗我:你说等于几?我不能让她小瞧,扳着指头数了两遍,告诉她,等于五。她说怎么等于五?我握着拳,一个一个指头扳给她看:一、加、一、等于、几?我把巴掌抻到她脸前,问她,这是几?她看了看,说,还真等于五。她可能有些佩服我了,告诉我一个秘密,说她们搞计算机的是1+1=10,二进制。她不让我说给别人,说这是国家机密,不能让外国人知道,特别不能让西方发达国家的人知道。她还说,一旦被外国人知道了,我们科技的领先地位就会受到威胁。我问,朝鲜同志、越南同志、古巴同志呢?她一听,眼睛瞪得像牛眼似的,盯着我问,你与他们有联系?那架势像是安全厅的。我当时就跟她发誓,遵守祖上的规矩,传男不传女。她瞪我一眼说,什么传男不传女,男女都不能不传。我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说这是从一部电视剧中看来,以为就是保密的意思。虽然我发过誓,我还没有忍住不说,当晚就讲给老公听。老公一听,立马说,瞎扯,肯定瞎扯,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一加一都是等于二。我说,不是等于五吗?我心里没有底,所以用疑问句。老公一听,明白他自己说错了,马上岔开话题,说从明天开始,什么东西你都不要买了,我说怎么你每次买东西都兑不起帐。本来我们在讨论数学问题,他一家伙又扯到买东西,哪跟哪啊。怎么兑不起帐,每次买东西我都捎一根冰棍,没和你说,你能兑起帐来吗?这又不犯法,你们单位以学习的名义买书,不是一个人还捎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我又不是不知道。
 
7.我要把美国弄垮了
 
论坛上信息也多,简直是一部百科全书,不,百科全书比不了。据一位网友说,“找出马克思的破腚”,美国主子说了,给美钞。我在1996年就觉得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有些“破腚”,因为不知道这个奖励政策,一直没有申请。不知道现在申请晚不晚,也不知道到哪儿去申请,联络暗号还是我说消灭法西斯,他说自由属于人民吗?一些网友说,我说的那些破绽不是“破腚”。管他呢,哄他美国鬼子,争取给国家创点外汇。不过,现在这笔奖金弄下来也不如前几年合算了,你看美元这几年跌的多厉害。这可能是美国鬼子的一个阴谋,政策出台了,又知道了我的研究成果,他不好反悔不给,就出此下策,看起来奖金没有少给,可是购买力不行了。什么时候我碰上布什那伙计,非和他理论理论不可,不行砸他一脸西红柿,从报道上看,在他们国家砸了没事。
 
听说美国鬼子的情报收集能力很厉害,它用卫星拍咱汶川地震现场,那图片都能看到大桥上的螺丝钉,我的嘴又不严实,我那成果一定早就被他们刺探去了。人家技术先进咱挡不住,还是怨我自己保密工作做的不好,不说了。不知道这奖金一笔是多少,如果没有限制,我想多报几篇,若是能把那小鬼子的国家弄垮了,我才高兴呢,看谁还敢说我是汉奸。如果那位网友提前知道这条消息,就是美国被我弄垮了,请提前与我说,我心脏不好,我先备些药。我还想起一件事,有网友懂法的吗?骗美国鬼子犯不犯法?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贯彻依法治国的方针,犯法的事不能干,我上有老,下有小,也走不开。我想应该不犯法,否则那法就没有阶级立场。如果那什么法没有阶级立场,我要邀上我的那些朋友,给人大写信,人大就是不采纳我的建议,也让那些立法的人紧张一阵子。
 
8.与范美忠的一眼情缘
 
论坛上还有高人,一看我的帖子就知道我六十五年前打算与范美忠结伴去日本入籍。真神了。日前我在凤凰卫视的视频上看到密斯特范的时候,的确有一种一见钟情、相见恨晚的感觉。老公叫了我好几声,我都没听见。不得不承认,当时我那曾经是少女的心扉又打开了。不过他在电视里面,面对的人很多,嘉宾又那么激动,估计他看不到我的一片芳心在胸腔,据说他也有了妻室,我就没有与他联系。我郑重声明,当时我只是活动活动心眼。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公开说。如果能说,我就为国争光,写一本中国自己的《忏悔录》,把那个外国人给震下去。请网友帮我掂量掂量,目前这舆论环境,说了会不会与范美忠一样下场,新闻出版总署会不会为我搞一个什么规章。这位网友的帖子被我老公见了,他当即把我的护照锁了起来,警惕性可高了。他在一个单位当领导,我从来没有查他有没有包二奶,他却提防起我来了。听说现在当官的不少都包二奶。“五毒书记”张二江整了108个。我经常在想,那108个同胞真不简单,如果没有电视,我这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些大官,也不知人家是怎么跟领导联系上的。想想我老公真是小心眼。与范美忠结伴,我那是为了路上有个照应,到那边一旦把户口落上,我还不是先把他带出去?难怪早就有人呼吁“理解万岁!”和他白在一张床上睡这么多年。
 
9.新的理论如雨后春笋一般
 
网上好多言论,我是闻所未闻。如有网友告诉我,符合逻辑符合事实的理论,不能认为是正确。这个观点在我看来的确很新鲜。什么是逻辑?我绞尽脑汁回忆自己过去所学的逻辑学,当时书本上说,逻辑就是研究概念、判断和推理的。所谓符合逻辑,就是概念、判断和推理正确。我一直误以为,一种理论,只要它符合逻辑,那它就一定是正确的。网友的帖子让我的认识上了一个新台阶:理论符合逻辑,不能认为它正确。可是这说的逻辑是什么逻辑?我弄不懂。是不是杨利伟从太空引进的?或许是,根据我掌握的情报,地球人目前还没有这么大的智慧创造出这样的逻辑理论。至于说符合事实的理论,也不能认为它正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网友惜墨如金,废话一句不说。不过一下子我明白了,以往经常在一些文章中看到事实证明什么什么的一套说辞,都是盲人点灯白费蜡,在做无用功。进入论坛数日,很深的一个感受就是,在一些网友那里,理论的创新,学术的进步,已经面目全非,不,已经令人耳目一新。我没有上过什么学,经常词不达意。有网友夸我是白痴,的确没有看走眼。
 
论坛的规矩也严,与日常的不一样。我在一个帖子中提出,解放思想不应盲目排斥西方的有益经验和理论。有网友立马让我举出例子,问我谁在解放思想的过程盲目排斥西方的有益经验和理论了。开始我还理直气壮:不是在文章中举了例子了吗?!转念一想,可能人家论坛的帖子要求严,一个根本不行。我只好发帖怯怯地问这位网友,应该几个?我的一个朋友说,扯,他是没有看你的帖子在瞎嚷嚷。我说,可不能这样说,新手上路,心虚一些好。
 
10.正如范伟谆谆教导我们的,防不胜防啊
 
我出事就出在这无知上。我是为了看一下有关劳动价值论讨论的帖子上这个论坛的。注册后,我就发了一个相关的帖子。很快就有志同道合者横评竖论。开始我很高兴,赞成也好,反对也好,都是好事,有道是理越辩越明。但时间不长我就失望了。不是对网友失望,是对自己失望。我的知识储备根本不能与网友的精辟见解相匹配。
 
有一位网友对劳动价值论讨论很热心,与我过招。讨论中我发现,他讲的不是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全是新观点、新理论、新发现。比如,“转形”问题,在马克思那里指的是价值转化为生产价格。在他这里一会儿是“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一会儿是“市场出现垄断后,出现的困惑”。这些全新的理论观点,可能极大地发展了劳动价值论,但不是我那个帖子所讨论的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我有一位在大学讲政治经济学的朋友,喜欢说实话。她说,这说的什么呀,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我说,你别跟范美忠学,说实话吃不开。听我这么一说,她一脸困惑:人家不是说你挺范吗?我说你还不知道我?我也就是在朋友之间说实话,写文章还不是真真假假掺和着来。我哪有范美忠那胆子。人家是大学生,丢了饭碗再找可能不困难,我行吗?我那帖子不是挺范,而是分析为什么有人挺范。
 
言归正传。不怕大家笑话,我从来没有在马克思的著作中接触过那位网友的那些全新的理论,一点也不懂。讨论起来横竖不接轨,我只好挂起免战牌。我说,我已经多年不看这方面的文献了,我不能与您讨论了。没想到,这下坏了,原来网上有说法,“不争论”是中国右派的法宝。我不知道啊,就这样,进入论坛不足3天,成右派了。过去的右派是因为管不住自己的嘴,讲了不该讲的话。我却因为不想讲话,也成了右派。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防不胜防啊。范伟说的真是至理名言!当时看范伟在中央电视台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还嘀咕,这家伙是不是单身啊,大年三十也不回家团聚,讲什么废话,有什么防不胜防的,照你这么说,形势一片黑暗。现在想来,原来就是对我说的,怪不得他说这话的时候总盯着我。可当时我没有这个觉悟,还在心里说,你看什么看,你那肥头大耳的样,谁瞧得上啊!
 
11.差点与警察动真格的
 
世人都说窦娥冤,我比窦娥冤十分。也不知道版主能不能为我作主,替我平反昭雪。我家自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一直是贫农,我莫明其妙成了右派,这个人我丢不起,我怎么回去见我的父老乡亲啊?也不知道要不要送去劳改。如果要劳改,我申请夏天去北大荒,冬天去海南岛。
 
我有点不敢在这个论坛逛荡了。我日思夜想,考虑怎么把我在论坛上的户口给销了。找到派出所,民警铁着脸,像我找他借钱似的,说网络上的事不归他们管。我说有个地方几个人在网上发帖子说领导坏话,不是你们警察给抓起来的?他说那不是一码事。我心想你这小样,爱搭不理的,碰上那杨什么要你好看,一点也不吸取教训。想着,我的手就在裤兜里乱摸,摸得我腿怪痒痒的,一下笑了起来。这时就觉得有人推我,接着是老公的声音,梦见什么好事了,这么高兴。原来我做了个梦。梦是心头想,一点也不假。
 
12.我也要为奥运做贡献
 
现在全国上下都在迎奥运。我清楚,大局为重,这右派帽子我先戴着,要求平反的事日后再说。就算我为奥运做贡献了。自从咱们申奥成功,我就想为奥运做些什么。去打乒乓球,球技比张王郭略逊一筹,如果我是施之皓,也会认为一般说来我上不如她们上;打排球,安排拦网个子不够高,与赵蕊蕊搭档不是十分协调,打自由人又不够短,弯不下腰,不能在这个时候让陈忠和为难;打网球,我没打过,现在练恐怕稍稍晚了点,夺冠没有十二分把握,风险虽然不大,毕竟这次是在家门口打比赛,还是牢靠一点好。眼看奥运就要到了,还没有想到有什么我能做的,急得我像什么似的。真是俗话不俗,车到山前必有路。就在这时,看到了一位网友的帖子《共产党员参与奥运、服务奥运,每一处都是“赛场”!》,受其启发,我强烈地意识到,机会也来了。我要利用这右派帽子为奥运做贡献。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人逢喜事精神爽,我这几天除了睡着了,吃饭都哼着这一句。
 
13.积极向组织靠拢
 
现在我开始担心起来:也不知人家右派认我不认。人家右派都挺有学问的,我不够格啊。到现在,已经几天过去了,右派的大小头目没有一个说要开个茶话会欢迎我的。再这样把我晾在这儿,我可要投奔左派阵营做个革命军中马前卒了。这想法一冒出来,我就知道不现实,右派不要,人家左派是收破烂的?如果左右两派都不要我,我在这论坛里就没法混了。徐景安先生告诉我,中国的左派其实是右派,而右派是左派。这样一来,我更分不清东西南北左中右了。仁慈的网友,我心中最圆最圆的白月亮,你们中哪位是右派的头?主管组织的副书记也行,或者组织部长,我们约个地方喝杯咖啡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我入伙,十万八万我拿不出来,三五千的是小意思。不过你要给我安排职务。停!我知道一说这个你们就要说你的条件如何如何。请不要说什么我文化程度低什么的,请不要说什么我年龄偏大什么的,有个地方妓女都能当副部长,你就不要用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糊弄我了。送出去的我还要捞回来,这点要求不过份,对不?如果你不给我安排职务,我到天上去捞啊?就是真的到天上有地方可以捞,最近也要发射飞船,可那飞船一次才坐几个人,中央领导都舍不得坐,三年五载能轮不到我吗?
 
我说过自己瞧不上左右两派,其实那是要面子的话,不是说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吗?嘿嘿,就那意思。两派兄弟姐妹,你们千万别往心里去。我知道,你们都是思考大事的人,不会与我这样的草民一般见识,计较这些鸡毛蒜皮。
 
坏事也好,好事也好,坏事变好事也好,不明不白就戴上了右派的帽子,总是个心事,奥运期间看转播是踏实不了了。哎,都是上网惹的事!
 
最后问一声版主,右派在那里过组织生活?
 
附记:我和恩师一起在电话里哈哈大笑
 
自有网友批评我说废话始,我的表达就有些缩手缩脚,说不清楚了。这不,有网友看了我的这个帖子后对我的恩师就有些误解。我为此给恩师打电话,还没有开口,恩师就说你要说的我已经知道了,你师母也看了。然后我们就在电话里一起哈哈大笑。
 
在此,我可以像新闻发言人那样,负责任地告诉各位网友,我的恩师与我一样,也是女性。那是一个美好的日子,风和日丽,我们几个学生与导师开玩笑,说跟她这位导师学习亏大了。她不解其意。我们说,人家的导师都是男的,都有师母关照,我们却没有。导师在苏联留过学,但脑筋不死板,她想都没有想就说,这好办,她指了一下身边的老伴,说,你们以后就叫他师母。从此我们就有了“师母”。恩师打电话喜欢谈天说地,师母就会批评他浪费资源。师母在家中比较专制。专制的特点在恩师家也有表现,比如师母在家恩师一般不打电话,看起来很老实,其实是他觉得这里打电话不痛快,受约束,在寻思对策。只要师母不在,他就见缝插针。本以为天衣无缝,谁知到月底缴电话费,还是露了馅,免不了被师母抱怨一通。为了推动恩师家的和谐社会建设,尽量保持安定团结的局面,我们知根知底的几个学生都注意不在电话中与他多说。
 
我的对门住一对小夫妻,可能是看到了我的帖子,从前天开始,每每见到我始终不拿正眼看我。我说明真相的帖子发出后,再见面他俩的眼又正过来了,那女的还冲着我没头没脑说了一句:原来是个脑筋急转弯。
 
附录:红评精华帖十例
(排序不是排名,不分先后)
 
1、感觉你像个带着工作任务来的,不然,哪有必要如此长篇大论地说废话?
2、我用了十年时间想找出马克思的破腚在哪里,因为美国主子说了,找到就给美钞,可惜我愚钝,至今没赚到这笔钱
3、当然,我也反对引用马的原文(好像马的话是圣旨似的),我们信奉马的理论,应该是因为他的理论符合逻辑符合事实,而不能认为马的理论正确,于是,他说的话就100%正确了,你说对不?
4、所谓“转形”,其实是市场出现垄断后,出现的困惑,而垄断市场,用劳动价值论解释,确实很困难,劳动价值论本就是解释自由竞争市场的经济规律的嘛!
5、你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理解错了,你不承认这个错误,又不愿意继续辩论,那就没有办法了."不争论"是中国右派的法宝嘛!
6、只是,你既然不愿意辩论,那就拜托你不要在强国论坛兜售谬论了,可以么?做人要讲道理,对不?
7、马克思是人类智商顶尖的人,他也许会出现认识错误和判断错误,但不大可能犯愚蠢的逻辑错误。
8、看了大作感到你挺高雅清高,回到65年前你和范跑跑一定结伴投靠日本人,入了日本国籍,今天又回来教育起国人了。做人总应该有个对错是非吧!
9你的逻辑是想说,没有公理存在?还是硬要弄出红花绿叶来?请问你,1+1=?
10、楼主傻波一吧!是的,你就是!是的,是可以跑,但不能那么无耻。当一个人落了水,你可以不去救,但不能在那里说,傻波一才会去救!你说是不是,傻波一!
原载人民网强国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