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参战理由缺乏证据支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8/04 13:50:36

罗斯声称发生在南奥塞梯的“种族灭绝”行为是促使俄参战的原因,并称俄在格鲁吉亚实现了停火。随着美国向俄罗斯政府施加更大的外交压力,这些说法周四引起了更多的质疑。
美国政府同意在波兰境内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此举进一步表明俄罗斯入侵格鲁吉亚的行动正在改写全球政治版图。
上周,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在南奥塞梯爆发冲突,俄罗斯声称格鲁吉亚的攻击令数千名平民丧生,但并无证据表明俄罗斯的说法属实。医务人员表示,他们救治了几百人,有人表示确认的死亡人数为几十名。
周二,俄格达成停火协议,俄声称在格鲁吉亚的戈里等地维护和平。俄罗斯坦克已经在戈里驻扎。周四上午发生在戈里的事件令俄罗斯的说法站不住脚:一个人持枪抢去了三位联合国官员的SUV汽车,俄罗斯军队将一切看在眼里却无动于衷。
格鲁吉亚驻联合国大使阿拉萨尼亚(Irakli Alasania)说,格鲁吉亚的城市依然遭受着敌对和攻击行为,抢劫和谋杀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丘尔金(Vitaly Churkin)说,俄罗斯是大规模虚假情报的受害者。他表示俄罗斯军队从未占领戈里。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和总理普京(Vladimir Putin)一再声称,上周战争爆发之时,格鲁吉亚军队对南奥塞梯实施了种族清洗。梅德韦杰夫周二表示,有数千名南奥塞梯平民在冲突中丧生。俄罗斯将此作为派遣部队进入该地区的主要理由。
其他俄罗斯和南奥塞梯官员认定死亡人数高达2,000人。他们坚称格鲁吉亚军队将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夷为平地,犹如二战时期遭受纳粹军队长期围困之后的斯大林格勒。俄官方电视台播出了燃烧的建筑物和严重损毁的基础设施的画面。
不过,尽管为期五天的战斗主要发生在茨欣瓦利,但这里并没有人员大量死亡的迹象。
在该市的主要医院,Ada Djueva表示她和同事们处理了45具尸体,救治了大约273名伤员。她表示,在战斗期间共进行了220例手术,而病人则被疏散到了地下室。
Djueva说,2,000人的死亡数字是有可能的,许多罹难者都没有被送到医院,而是被就地掩埋了。
她说,一枚导弹击中了该市的停尸间,导致其无法使用,因而关于死亡人数的问题更为复杂了。
医院旁边的大约20顶帐篷是一家临时战地医院,负责人Alexander Ivanyus说,从冲突爆发以来,他和同事们救治了大约200名因子弹、弹片和地雷而受伤的伤者。他说,他手下的人处理了三具尸体。
Mitchell Prothero/Rapport
俄军要求记者离开
俄罗斯军方拒绝带记者参观这座城市的公墓,他们说很多人丧生后被埋在这里。Andrei Bobrun上校说,当地人对西方记者有敌意,因为美国支持格鲁吉亚;而且,参观墓地也有一定危险。
周四,在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看到的尸体只有那五位格鲁吉亚士兵。他们倒在路中间,被剥掉了军装,只剩下内衣,尸体被高加索的炽热阳光晒得鼓胀起来。
不过,俄罗斯少校Igor Konoshenko说,早些时候,这座城市的街道上有大量尸体,死者包括妇女、孩子和老人。他说,许多人因酷热和持续冲突而倒下,并被就地掩埋,周四才被迁到公墓安葬。当地战士Murat Mestayev说,他父亲和他的一位好友被杀害了,当时格鲁吉亚军的一辆坦克朝他们藏身的公寓楼梯间开火。他说,他把两人埋在了他家花园里。
教师Nazira Guchmazova说,她住的那条街上有三名妇女被埋在自家花园里。Bobrun少校说,最终确定死伤人数还需要一点时间。因为一些平民还被埋在瓦砾堆下面,其他人则被亲人迅速掩埋。部分街道上散发着尸体腐烂的刺鼻气息。
民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周三发表报告,提出茨欣瓦利死亡人数最多大概有几十人。该组织谴责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军队给平民造成的伤亡。
梅德韦杰夫本周要求俄罗斯调查人员搜集有关所谓种族大屠杀行为的证据,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本世纪初,俄罗斯给大部分南奥塞梯人颁发了护照,他们认为格鲁吉亚的进攻是侵犯其公民的行为。
俄罗斯文传电讯社(Interfax)援引检察官办公室官员马金(Vladimir Markin)的话说,周四,俄罗斯检察机关的调查人员获得了一份60多人的奥塞梯族俄罗斯公民遇害名单。马金说,他预计调查会持续一段时间。冲突发生前,南奥塞梯有7万人口。
联合国周四表示,俄格战争已迫使100,000人沦为难民,其中包括逃到俄罗斯境内北奥塞梯的南奥塞梯人以及格鲁吉亚境内为了躲避俄罗斯军队而逃难的民众。
周四,梅德韦杰夫在一个表彰军队将领此次表现的会议上指出,南奥塞梯人曾经遭受了种族清洗。
但俄罗斯电视台周四也报导称,茨欣瓦利的生活已恢复正常,人们重新出现在街头,面包房外排起了长队,人们等待着购买新出炉的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