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如何找到“同一个梦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8/08 14:59:40
傅国涌:如何找到“同一个梦想”
发布时间:2008-07-07 点击数: 106
——也谈什么是真正的奥运精神
傅国涌 (文史学者)
有比“更高、更快、更强”更重要的宗旨
奥运会是全人类的狂欢、整个地球村的节日,四年一度,全球瞩目。借助没有国界、种族、阶级之分的体育盛会,这个世界找到了一种独特的对话方式,通过体育沟通、交流,彼此竞争、彼此友爱。在这里,赛场上的胜败其实已不是最重要的。奥运会的宗旨十分明确,比“更快、更高、更强”更重要的无疑是“没有任何歧视”,是“和平、友谊、进步”。这也是体育本身的目的所决定的。
如果我们追根溯源,体育的目的大体上无非有3个,一是个人性的,以健康为唯一诉求,体育只是锻炼身体的手段和方式;二是团体性的,在体育活动中可以得到合作的训练,包括群体性的庆祝、联欢和娱乐等;三是竞赛,由体育的个人性和团体性逐渐发展出相互之间的竞赛,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竞技体育。第三个目的是从前面两个目的延伸、派生出来的,竞技决不是最终目的,虽然我们不能回避竞技。然而到了现在,在有些国家、地区,体育的第三个目的往往成为压倒性的目的,在相当程度上忽略甚至替代了其他两个更具有本质性的目的,一说起奥运会,好像就是金牌、银牌,就是排行榜,就是国旗飘扬、国歌雄壮、泪水纵横。体育成为显示国家威仪、民族尊荣的一种方式,体育的其他追求几乎都要服从、附属于这个唯一目标。这种趋势背离了体育诞生的初衷,也与真正的奥运精神相去甚远。当千年古都北京终于有机会举办奥运会,有着悠久文明的古老中国大地,在全世界目光的注视之下,是否更应该有所警醒、有所反思——体育到底是什么?真正的奥运精神到底是什么?
人的体育 人的奥运
体育首先是人的体育,是每个个体生命美好的、富有创造力的展现,是对人类体能极限的挑战,是对人群合作、精诚无间的热烈追求。人类在体育当中找到了公开释放个体生命力的最恰当载体,尽情地张扬力和美的一面,定格在古希腊和意大利文艺复兴中的那些雕塑,就是最典型的象征。奥运会虽然是以城市、国家的名义举办的体育峰会,但是,诚如哲人亚里士多德所说:“国家起源于生活,它为美好生活而存在下去。”奥运会和日常体育一起构成我们美好生活的一部分,在这里,比获得“第一”更重要的是“参与”,是明知冠军无望仍持续努力、乐观面对的心态,是胜固可喜、败亦欣然,在欣赏第一的同时决不轻视失败、嘲笑失败,在参与中实现自己、升华自己。简单地说,就是不以胜败论英雄,尊重规则,尊重他人,尊重正当的竞争,尊重公平的结果。对参与者来说,在比赛背后的品格和追求常常超越了比赛本身。不理解这一点,就会扭曲奥运的精神,亵渎自由的奥林匹亚圣火。
奥运会上,固然也会有国家之间或潜在或明显的竞争,但许多国家对此并不在意,并不格外看重竞争,因为它们对体育有自己的认识,对奥运精神也有自己的理解。前些年雅典奥运会期间,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许纪霖正在加拿大,他一边在网上关注奥运会,一边观察加拿大人对奥运会和体育的态度。他发现加拿大人不大关心奥运会,不在乎拿多少金牌,但他们每天都在运动,划船、滑雪、打球、游泳、跑步……加拿大的公共绿地多,体育设施多,大部分都免费开放,人们可以不分贫富,自由享用。在他们那里,体育“不是展现国家强盛的工具,而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有国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实实在在的一部分”。
科学巨人爱因斯坦早就深刻地洞察到了“国家是为人而建立”。奥运会归根到底也是人的奥运,以人为本,以人为最终目的。这是奥运会给我们最大的启示,也是其长久的魅力所在。倘若离开“人的奥运”去谈论“国家的奥运”,即使这个国家包揽了大部分甚至全部金牌,恐怕也没有什么意义——有的,只是一种虚骄和自得,这与奥运精神已然无关。
运动场:“优良公民的养成所”
自从1984年中国人第一次在奥运会上拿到金牌以来,举国上下对国际性的竞技体育充满了兴趣。我们的目光常常锁定在闪光的金牌上,至于金牌背后的血汗和泪水、金牌和体育的真实意义,几乎无暇顾及。少数人的专业体育和普及性的业余体育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宽。专业体育或者说职业体育就是为了比赛而存在,不惜代价地投入人力、财力和物力,目的就是要拿冠军、拿奖牌。这种专业体育绝大多数都是政府支持、财政投入,从幼儿和少年中选拔苗子,从小开始封闭式的高强度、专业化训练。专业体育确实将竞技体育推向了极致,但它也是把双刃剑,多年在赛场上摔打下来的专业运动员往往伤病累累,他{她}们的竞技水平建立在极为严格的、不断重复的训练基础上,那些训练常常是残酷甚至无情的,有时甚至不惜以牺牲身体为代价,去获得竞技的提高和比赛的胜利。
许纪霖先生在《谁是体育大国》中曾不无感慨地说:“加拿大虽然是一个金牌小国,却是一个道道地地的体育大国。”相反,“中国的体育,从少年体校到国家队,好像只有一个目的:到奥运会拿金牌……体育只剩下一个意义:一切为了竞标,一切为了胜利。因此也形成了赢家通吃的残酷规则,拿了金牌,成为人上人,而其余人,通通变成了失败者,包括亚军在内,只配享受残羹剩饭。至于体育本身的意义,体育与普通国民的关系,不再有人关心,也不再当回事”。
这种单一化的竞技体育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离开了体育本身,赛场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赛场,体育不再是寻常意义上的体育:体育当中附丽了太多功利的含义,它更多地承载了一个古老国家的民族主义之梦,成了向世界同时也是向本国人民展示强盛和威力的一个重要手段。体育不再是全民锻炼身体的活动,更不再是培育公民精神的一项活动。在雅典,人类最早的大规模体育盛会诞生的地方,体育天然地就带有公民参与公共事务、训练合格公民的功能。《奥林匹克宪章》说得很清楚:“以种族、宗教、政治、性别或其他理由,对某个国家或个人的任何形式的歧视,都与奥林匹克成员的身份不相容。”“通过没有任何歧视、具有奥林匹克精神……的体育活动来教育青年,从而为建立一个和平的更美好的世界作出贡献”。王云五先生对于现代体育精神有深刻的领悟,他曾精辟地指出,一个人从幼年、少年到青年,在体育运动中,可以无形中养成团体精神、正当竞争、守规则、忠诚、毅力、勇敢、忍耐、不骄、不自私等美德。他认为运动场不光是养成优良运动家的地方,也是优良公民的养成所,体育设施因此也可以看作公民教育的设施。这些话,我们于今天听来是何等陌生、何等隔膜?但真正的奥运精神,恰恰和公民美德、公民教育有着内在关联。
不同阶层能找到“同一个梦想”吗
北京奥运会已进入倒计时,现在连北京的空气中都已弥漫着一种特殊气氛,牵引着万千国人的心。据说“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这次奥运会的主题口号,我相信“同一个梦想”的愿望是美好的,但在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之间,富人和穷人之间,房地产开发商和拆迁户、失地农民之间,欠薪老板和农民工之间,开化工厂的老板和承受污染的公民之间……这些不同的利益群体如何找到“同一个梦想”?每个关心自己的国家、关心这个民族的命运和走向的人,一定都有自己的思考,有自己的担忧和向往。我只想说,奥运会不仅是体育竞赛,始终寄托着古希腊以来人类最质朴的追求和梦想,其中包括公平、自由、平等、博爱,包括《奥林匹克宪章》中庄严写着的“没有任何歧视”。
在奥运会这个地球村的盛大节日即将拉开大幕时,处在不同阶层的人们找到我们的“同一个梦想”,一定远比金牌数要紧。找到“没有任何歧视”的“同一个梦想”,就是找到一个共同的起点,从这里重新起步,向新的文明靠近。
有人说,不同信仰、不同利益阶层的人不可能拥有共同的起点。我不同意这个判断,因为我们共有一个中国、一个天空、一块土地,这就是共同的起点。站在这个共同的起点上,也许我们就能体会“没有任何歧视”的奥运精神,才是最值得我们珍视和追求的。
原载《同舟共进》2008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