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有水小河满之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7 09:11:06
知道“大河有水小河满”吗?明白“大河有水小河满”吗?相信“大河有水小河满”吗?这句名气大如天的著名口号,终于有人予以指谬了,2006年5月15日出版的《大家文摘报》摘登了原新华社记者冯东书的文章,终于让人明白了“倒灌的河水”是怎么回事。
“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前后宣传几十年,蒙倒公众千百万。这句口号是1956年全国“合作化”以后,“在当时的政治需要下应运而生的,很快就成为农村社会主义教育中的经典比喻”。尽管过不久就有新华社农村记者说:“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这话不对。天下哪有大河有水小河才满的事呢?不都是小河有水大河才满的吗?以后不要这样说了。”但是,那个时代真理战不胜谬误,常识赢不了荒诞,你说那话儿“不对”,可没人理你这个茬。
下雨,总是人人都见过吧?雨落到屋顶,滴下屋檐,流进阴沟,淌入小溪,汇进大河,奔向海洋,这不就是“海纳百川”嘛?没有百川,哪来大海?没有小溪,哪来大河?硬要说“大河有水小河满”,那是长江抗洪抗不住,决堤溃坝了,滔滔大水倒是能够把条条小河给灌满的。如果“大河有水小河满”成立,那么“大海有水大河满”也就成立了,那不就是印度洋海啸吗?
“大河有水小河满”为何敢于对抗人人可见的常识?是因为“政治需要”、“宣传力量”太过强大。那个时代,当“集体”膨胀成无穷大的时候,“个人”就可有可无了。似是而非的解释其实也很迷惑人:“我们是社会大家庭的一个组成细胞,只有国家的大碗里有了饭,我们的小碗里才有饭吃;国家的大碗里没有了饭,我们的小碗里哪来的饭?”只是不想一想“国家大碗”里头的“饭”是哪里来的,就算天上不下雨而专门掉馅饼,那也得一个个“人”去把馅饼捡到“大碗”里啊!
我们经历了太多非常识、反常识的事情。弄“大跃进”是否反常识?反。抓“右派”是否反常识?反。闹腾“文革”是否反常识?反。捣鼓“上山下乡”是否反常识?反。大叫“一步跨进共产主义”、“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是否反常识?反。反到最后,真的反出个“一穷二白”来。违反常识,也就是违反规律,合作化也好,人民公社也罢,最终都在规律前倒掉了。
人是很容易愚蠢的,而在常识的层面迷失“认知的常识”,是人类最可悲的情形。当然,“认知常识”的获得,比“生活常识”的获得要来得艰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原初极难认知的事情,也是能够演变成常识的,比如市场经济之好,比如改革开放之重要,几乎已是妇孺皆知的常识了。这个常识的获得,在一位高寿的老人身上,用了一生的思考才有真理般的常识获得:101岁的经济学大师薛暮桥,在2005年7月逝世,在逝世前的3月份,薛老荣获了首届中国经济学奖,颁奖词中说到他“坚定地倡导和积极推动市场取向改革”。作为老一辈经济学家的薛暮桥,原是“中国计划经济的缔造者”之一,早在1948年的西柏坡时,他就在周恩来的领导下筹备建立新中国的计划经济体制,他一生大半时间都在为我国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呕心沥血呢!但薛暮桥后来成为了计划经济的最早批判者之一,实践让他最终修正了过时而错误的观点,他在系统总结新中国历史经验的代表作《中国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研究》中说:“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多次受挫,是因为违背社会主义客观经济规律。”――“违背经济规律”,这不就是一个常识性认知的揭示吗?
弃“计划经济”而扬“市场经济”,才是一个国家的真正出路;我们要“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而且是“坚持市场取向改革不动摇”,在走过改革开放20多年的路途之后,早已成为常识了啊。如果说光看我们一个国家的取舍还不够,那么在某些分分合合的国家也能看得分明:柏林墙两边、三八线两头,自由市场经济和专制计划经济导致的结果,其霄壤之别,只要是智力正常并承认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得清楚、分得明白。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在经历了二十多年改革开放之后,在享受了连目盲者也看得清楚的改革开放成果之后,在全球化越来越成为现实的新世纪开端不久,“是否坚持改革开放”在我们的国度竟然成为了一个问题!茨威格曾说:“对于健忘的人类而言,最人道的要求依然必是恢复他们的记忆。”看来这真是一个紧要的命题。没有改革开放、没有市场经济就没有当代中国的今天,也没有未来中国的出路,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常识,一个记忆正常、思维正常的人都应该明白其中简单道理,如今这却成了论争的“焦点”!这个事情太过吊诡,我百思难得其解。也只能说,我们的一些人迷失在常识般的无知里;或者,他们本来就没有从“大河有水小河满”的非常识、反常识里自拔出来。
越是常识的层面,恰恰也越容易让人迷失,而看见常识、认识常识、回归常识却很难。苏格拉底说“我知我之不知”,这就是人的“自知之明”。“回归常识、重新启蒙”对于今日的我们来说,重要得就像吃饭、喝水、呼吸空气。而“无常识化生存”如今依然是有些人所喜欢的,所以我们时刻要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