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场馆难逃“鸡肋”命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5 23:16:10
北京奥运场馆难逃“鸡肋”命运? 环球企业家
长城、秦始皇兵马俑、故宫,中国大地上到处都有这类记录着过往辉煌的纪念碑式建筑。
而中国当代的领导人们正在借举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机会重塑北京形像并留下他们自己的历史印迹。
北京奥运会的举办费用及相关基础设施支出将近400亿美元,数额之大超过了以往历届奥运会,据中国一些经济学家估计,这笔费用相当于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以来历届奥运会总支出的43%。
北京奥运会的所有相关设施似乎造得都比往届大。北京的奥林匹克公园面积比雅典奥林匹克中心大五倍,是纽约中央公园的三倍。它在故宫正北大约40分钟车程的地方,位于北京的南北中轴线上,这条地带被认为是一块风水宝地,明、清两代皇帝的宝座、天安门广场以及毛主席纪念堂等中国最具象征意义的标志物都座落在这条轴线上。
据知情人士说,由于奥林匹克公园面积铺得太大,奥运会观众届时从一个场馆转到另一个场馆可能要花上半个小时。奥林匹克公园内的国家游泳中心是一座设计新颍的建筑,看上去就像一个被气泡衬垫覆盖的立方体,它的面积是悉尼奥运会游泳馆的两倍,比奥运会组织者要求的要大。北京甚至还在扩建机场,到2015年,其年接待能力可达到6,000万人次,几乎相当于法国全国的人口数量。
悉尼奥林匹克公园管理局(Sydney Olympic Park Authority)的首席执行长布赖恩•纽曼(Brian Newman)说,北京奥运会有可能成为历史上规模最宏大的奥运会。
但北京奥运会的宏大和辉煌也让人不禁担心,奥运会结束后这座城市将如何有效管理那些场馆和设施。所有举办过奥运会的城市都曾遇到过这个问题,但问题的难度都不及北京的大。
纽曼说,根据设计,奥运会场馆周围要留出可供40多万人游走的面积,但奥运会结束后这些场地上再也不会同时汇聚这么多人,那么留下的巨大空间能派什么用场呢?
虽然悉尼的奥林匹克公园只有北京的四分之一大,但2000年奥运会后仍然一直亏损,照目前势头看,它要到2015年才能实现盈亏平衡。即便如此,在许多赛事管理专家看来,悉尼奥运会场馆设施的赛后利用仍然堪称典范,这些场馆的使用率很高,还曾举办过2003年世界杯橄榄球赛(Rugby World Cup)等重大赛事。
对有幸主办奥运会的城市来说,奥运会场馆的赛后利用都是非常困扰的问题。有迹象显示,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今后会敦促将主办奥运会的城市及早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作为2012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伦敦在这方面已做到了未雨绸缪。赛事管理咨询公司PMP的执行董事长彼得•曼恩(Peter Mann)说,一些奥运会场馆被设计成可拆卸式的,奥运会一结束就可被转移到英国其他地方。他说,如果哪座场馆没有长期存在的必要,奥运会一结束它就会被拆除。
北京无疑正在尽全力办好奥运,对许多中国人来说,这为中国提供了展示其新兴大国形像的良机。与一些场馆在赛会开幕后仍未完工的雅典奥运会不同,北京奥运会的场馆设施在奥运会开幕前就将早早建成待命。
中国领导人聘请了大量外国专家对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确定城市基本构架的北京进行现代化改造。具有标志意义的国家体育场俗称“鸟巢”,由众多环状钢结构缠绕而成的造型乱中有序,优美别致,其设计者是瑞士知名公司Herzog & De Meuron。奥林匹克公园由总部位于美国波士顿的Sasaki Associates设计,这家城市规划公司由原哈佛大学学者Hideo Sasaki创建。
造价1.25亿美元的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由澳大利亚PTW Architects和建筑工程公司Arup及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rp.)联合设计。这座建筑的充气型膜结构造型已为它赢得了多个奖项,它的外覆薄膜用一种类似特弗龙的材料制成,可根据天气的冷热变化扩张和收缩。设计者预计,这种结构可使“水立方”节能30%。但北京市官员说,即便如此,这座建筑每年的维护成本仍将超过700万美元。
与悉尼不同,北京没有一个统一的机构在奥运会后管理各个场馆设施。奥运场馆的赛后管理工作将由分担建设成本的各国有企业分担,有人因此担心,这些各有隶属的场馆今后会为争办重大赛事展开激烈竞争。
担任北京市政府奥运事务顾问的比利时人范克高夫(Gilbert Van Kerckhove)说,这些场馆今后会为举办同一个时装发布会或摇滚音乐会而相互竞争。
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负责管理5座场馆。该公司副总经理康伟承认,多头管理是最大的问题。
他说,政府知道多头管理有可能导致各场馆为争抢生意而激烈竞争,但就目前而言,政府的目标和使命就是举办一届成功的奥运会。